新加坡莆田会馆

Putian Association Singapore

地址: 25 Lorong 33 Geylang Singapore 387985
电话: 67441438 | 传真: 67447187

中国·莆田

打印
轉寄好友

一千四百多年前,莆田的兴化平原还只是块海滩冲击荒地,木兰溪自西向东,横贯莆田中部,最后从三江口如兴化湾大海,把兴化平原分成南北两部分,即今天的南北洋平原,唐代以前的兴化平原溪海为患,每到雨季和大潮期,境内木兰、延寿、萩芦三大溪水暴长滔滔兴化湾海潮溯溪而上,直涌至上游二十多公里的灵陂,据《木兰陂志》记载,“方春夏交,湟涝奔腾,则四郊皆泽国也,若遇秋汛涛翻,则汪洋,四郊又斥卤也”。水过潮退后,大地一片荒芜,只生蒲草,不长禾苗。  

从唐代开始,中原移民为躲避战乱,南迁进入莆田,中原移民的到来不仅给莆田带来了生气,同时也带来了中原先进的农耕技术和水利知识,面对莆田旱不能灌,涝不能排,有水无利的生存环境,先民们没有退缩,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要想水土养人,就要先治理水患兴修水利,唐建中年间,先民们先后在北洋的延寿溪上修建了延寿陂泗华陂,在萩芦溪上修建了南安陂,太平陂等水利工程。

从唐代到北宋二百多年间,莆田的先民们不断的筑陂围堰,兴修水利,移山填海,围垦造田,使莆田人的生活、生存环境有了不小的改变,在南北洋平原上,开垦了不少可耕种的农田。

但灾患,并未远离莆田人民的生活,由于唐代修建的水利工程,多以挡潮蓄水为主,工程不配套,功效有限。再加之横贯莆田大河木兰溪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理和开发,溪两岸洪涝、潮灾仍时有发生,因此,治理木兰溪,变水害为水利,就成为溪两岸人民最迫切的愿望。

这是莆田香山脚下一座不大的宫庙,庙供奉的即不是菩萨,也不是神仙,而是一位宋代为莆田人民治理木兰溪而献身的年轻女子——钱四娘。

宋治平元年,钱四娘只身携资十万,来到莆田,在木兰溪上游,将军岩下的溪面上,开始筑陂围堰,经过三年的艰苦施工。大陂终于在1067年夏竣工,但由于陂址选择不当,刚建成的陂堰就被一场大洪水冲垮,三年的心血,一夕间付之东流,钱四娘悲愤不已,在筑陂处投水殉志,时年一十九岁,莆田人民感其恩德敬其精神,香火供奉至今不断。

宋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在宋神宗的支持下,王安石开始推行“农田水利法”同时在朝为官的莆田人蔡京多次奏请朝廷兴修莆田水利是年神宗渝淮蔡京之奏“诏莆阳协修水利”。侯官李宏应诏来莆田第三次筑陂,他在具有水利知识的高僧冯智日的协助下,找到了前两次筑陂失败的原因,“钱陂址地高溪窄,水量大,水势急,陂体无法抵挡山洪的冲击,因而决;林陂址在木兰溪下游离入海口近,海潮上涌时推力较大,因此陂体立足不稳,李宏、冯智日认真总结前两次筑陂的经验教训,细心勘察沿溪的地质和水情,最后选定木兰山下为新的陂址,这里溪面宽阔,洪水至此势以明显转缓,下游涌潮至此,力量也大为减弱是较理想的筑陂所在,在新陂的工程设计上,他们借鉴了许多当时先进的技术,并依据陂址的实际情况,大胆创新,制定出科学合理的工程施工工艺,他们精心组织,缜密施工,历经八年,终于在1083年,完成了木兰陂水利工程的建设。

木兰陂工程,通过设在陂体两边的南北进水闸,把木兰溪水引向南北洋平原,灌溉南北洋万顷农田,使莆田的农业、种植业有了跨越式的发展。

作为木兰陂工程的配套工程,还在南北干渠的下游修建了长达三百多公里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河道、沟渠,这些沟渠通达南北洋平原近一百四十个村镇,不仅解决了当地人民生产、生活的用水,同时也解决了南北洋人民生产、生活所需的交通和运输问题。

木兰陂工程的修建,使木兰溪水得到了有效的开发和利用,这给后世莆田农业、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兴化平原的持续开发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一千四百多年来,莆田儿女不断的与海争地,围垦造田他们一亩亩、一块块的渐围渐垦,把兴化平原这片过去只生蒲草,不长禾苗的海滩冲击荒地,改造开发成了天不能旱,水不能涝,潮不能浸,土地肥沃,灌溉方便的万顷良田。今天的兴化平原,已有四百六十多平方公里,是莆田的粮苍和聚宝盆。这是莆田塔斗山上的天中万寿塔,这座宋代修建的航标塔,古时位于海滨,今天以从海滨后退了近十公里,成为莆田人民围海造田的历史见证。

今天的这一切得益于木兰陂工程,得益木兰溪丰沛的水利资源。是木兰陂工程,使木兰溪变害为利,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莆田儿女。现在的木兰溪两岸,成片的荔枝叶绿果红,山坡上遍野的龙眼享誉四海,枝头上金黄的枇杷,田地里翠绿甘蔗丰收在即,一派富足美满的田园风光。

[莆田网]http://www.ptlyw.com.cn/thread-8464-1-1.html

返回页顶